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诡异的晃动,输液时发生的灵异事件!

点我返回主站阅读最新火爆小说、美文!

灵异事件-柚子云阅读

简而言之,每个人都会遇上两三件怪异的事情,可是一家人同时遇上怪异事情的机率的确很小。我的家人全是典型的无神论者,而我是典型的不稳定中立者。去年,我家亲身经历了一件怪异的事情。尽管我们沒有改变各自的思想立场,但当谈到这件事时,我的家人不得不感慨:这世界太大了,一切都很怪异。


我幼时非常容易得病,并非我夸大,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月里有一大半的时间都用来吃药打针什么样的,仿佛幼时就要把一生的病要集中化得光一模一样。如今身体很健康,非常少患重病,我基本上都记不起注射和输液时的感觉了。就在去年年底,我忽然患上重感冒,高烧不退。最初,我并沒有觉得很难受,也没有看医生。我只选取了一些我经常在家吃的感冒冲剂。(这估计是大多数人都有的通病,虽对身体健康而言有隐患,倒挺省时省力的。)到了下半夜就不对头了,人忽然开始抽搐,抖得很厉害,都站不住。因此一家人半夜急忙出门,带我去医院。值勤大夫被喊醒了。测完人体体温后,他鄙夷地对我父母说:“非得烧的打摆子了,才愿意来医院,早干什么去了!”,口气听上去颇有些不满,也我不知道大夫口中说的打摆子到底是什么意思。接下来,我先被注射了一针退烧针,随后我立刻被安排躺在观察室进行输液,紧接着,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把液输上以后,护士长就把药水瓶挂在类似升降杆的那铁架子上,刚挂上由于有外力的作用这液瓶自然要先微微晃动下,我们都没把注意力往那儿放。过了很久,爸爸忽然说,“为何这个瓶子还在摇摆?”说着,他来到我床边轻轻地伸出手想把药水瓶稳定住,结果,他一走近,瓶子就逐渐停止了摇摆。这似乎还属于正常的范畴,依然没造成我们的特别注意。我父亲经常在我的床边走来走去,显得有些焦虑,同时对我妈说,他已经很久没有守过床了。话音才落,妈妈就发觉挂着的药水瓶又刚开始晃了,老夫妻还认为是由于我抖得厉害导致的,我自己最初也估摸着是这原由。父亲又想靠近床头柜伸手使之安定下来,结果药瓶不动了。 他刚转身离开,瓶子又开始摇动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烧的糊里糊涂了,那个时候也不感觉害怕,反而感觉很有趣,笑了,妈妈也看到了,也说“奇怪,这个水瓶很人性化,还有点儿调皮”。”爸爸没多久走回家,伸出手把药水瓶控住了,还不声不响地退开,刚才退开,如同有轻风吹来一般,事实上是沒有风的,这一药水瓶又刚开始晃了,还越晃越厉害,仿佛是要甩起來了。


先声明下,铝合金门窗全是关紧了的,屋子里是沒有风的,中央空调的排风更沒有大得可以把放满了药液的玻璃大瓶吹到甩起來的水平。一切静止不动的,除开正在不断晃动的药水瓶。之后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我连吸气都很小,而父亲也确认了这个挂瓶的升降杆跟我的床不沾边,是单独的,更沒有任何人无意间撞到它。老夫妻围住我这床四处查验,没看得出个因果关系,这药水瓶就经常在那边往返甩动。妈妈之后把护士长给找了过来,还说了句极其不专业得话,问护士长会不会是脉冲造成的,请内行人的人不要见笑,因为当初那状况的确挺怪的,我不知道妈妈怎么就忽然说了这个词汇出来,估计她也是为了能够找出一个科学合理的解释。护士长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更沒有戏剧性地表露出什么讳莫如深的神情。对于这诡异的现象,她和我们一模一样,完全不知所措。她也经常站在我床前,四人,四双双眼盯死死的盯着那个药水瓶在那边晃来晃去,经常找不到个缘故。这时,我妈妈无意间看了我正在输液的手,发现我的手腕肿了一个大包,差不多半个鸡蛋大了。它非常突兀和畸形,真的吓了我一跳。那护士长立刻略显尴尬地取了针帮我重新扎了一针,说是输漏了。我却只感觉左手腕经常冰凉,没别的感觉。药水瓶挂上以后还是继续不停晃,这应该说明这药水瓶的摇摆絕對不是刚才的小“医疗事故”造成的了。


无奈之下,我们一致决定换床,随后家人就把我转移到隔壁床上,我没想到那药瓶真的就停止了摇晃。这件事解决了,护士长也回到值班室休息了。我们一家人却放不下心了,我们都没有了困意。父亲还数次来到之前那个床那边,来来回回地打量着,没找到药水瓶自己甩起來的原由,这就变成个迷。那件事自然是不了了之,偶而老爸老妈想起來还会当话题聊一聊,分析那时候是否存在什么我们没观查到的关键因素,大家回忆了半天,也没想到 什么。。我到如今还常常在想那时候难道说真的是因为占了“别人”的床,“别人”不高兴了?那时候那“医疗事故”是否算是一个比较轻的警告呢?为何最初我父亲靠上去,药水瓶就不晃了,之后这一招就管不了用了?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