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亡灵不安分(2)

亡灵不安分(2)

如今看见被大家挖到的爹地那几近烂掉的遗体,静静的躺在冰凉的农田上。英群的神经系统早已发麻了,五脏好像被别人挖空了,他都觉得不上自身也有觉得了。他痛心,他气恼,他忧伤,他后悔莫及。百感交集。他惨叫一声扑向爹地的遗体,许多人把他动弹不得拉着。可恶的上面来的人,还塞给他们一把铁锹,他会去砍下爹地的头来。周边的人听着英群声嘶力竭的惨叫,可伶地流下来了怜悯的眼泪。他的亲大叔,也就是说逝者的亲哥,确实实在看不下去了,拿过铁锹帮英群把爹地的头斩了出来。周边的人都狠不下心看下来了,将头别了以往。英群惨叫着、瞪着铺满有血的红彤彤双眼、摆脱着拉着他的大家。看着大叔用铁锹铲爹地的头,由于铁锹不锐利,一铲遗体一蛊硬,铲了好长时间才铲出来。英群瞪着眼睛,咬紧喉头,颤巍巍地倒了下来。

他的大叔用挎包起了英群爹地的头,放到了早就提前准备好的纸箱子里,在上面来人的监管下,去火化场遗体火化。

英群忍着着痛心的痛,托着厚重的人体,怀着爹地的头,被大家陪着赶到了火化场。备案完后,工作员把英群爹地的头部,扔来到焚尸炉里,英群她们出外等待。

不一会那2个焚尸职工惊魂落魄地跑了出去,心有余悸,在其中一个气喘嘘嘘说:“了了不得,人们做了都大半辈子了,还头一次见那样的奇怪的事,吓坏我了。人们把头部放入炉内,很少会就听见里边有响声,一开始吱吱作响惊叫,然后就听到嘭嘭的响声,好像篮球赛击在门边的响声。我觉得没摆好,开启看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开启焚尸炉们一看,差点儿没将我吓坏。哪个头在炉内里上窜下跳,吱吱作响惊叫,在我门开的一瞬间,差点儿就从炉里跳出来。我好像看到哪个头还要向我扮鬼脸。我赶快就把门又合上了。大家快看一看。”

英群她们很多人跟随那俩焚尸工,赶到了焚尸炉前,很远就听到焚尸炉侧门传出嘭嘭的响声,焚尸工向前谨小慎微地开启焚尸炉的门。但见哪个头部像一个火雨骨碌碌从焚尸炉里滚了出去,一行人包含英群以内,都吓坏了,哪个原本就有点儿愁眉不展的头部在土里还没有控住,还要那边摇摇晃晃,传出吱吱作响吧啦吧的响声,释放出一股股浓厚的焦异味。像柴草一样的秀发冒着白烟,黑糊糊的污血从好像小洞似的眼中、鼻头里、嘴唇里流了出去。

英群现场晕倒,其他的人都吓退了,只能好多个略微上面年龄的、胆量大些的在掐住英群,好他会清醒过来。

2个焚尸职工,终究是一天到晚跟死尸相处,胆量相对性比常人点。见土里的头部没动了,用来了用于清扫骨灰盒的铁簸祺,把头部放到铁簸祺里,又放入了焚尸炉,把炉口牢牢地关紧。这时候英群也早已清醒了,和大伙儿一样牢牢地盯住闭紧着的焚尸炉门,静静的听着焚尸炉内传出的各种各样响声,卡巴卡巴、吱吱作响吧啦吧、嘭嘭嘭嘭!好多个人的内心都像带着个小兔子,咚咚咚乱跳,每个人闭紧着嘴唇,害怕一张开嘴巴心血管就是从嗓子眼里蹦出来。英群扑通一声跪伏在了焚尸炉前,定了定神,边哭边说,孩子抱歉爹地,孩子沒有把爹地的丧事办完,让爹地身首异处,全是做孩子的错,沒有尽到孝心,请爹地宽容,请爹地安心走稳。还一边祈祷着一边不断地叩头。周边好多个人除开那俩职工之外、见此场景,也都竞相下跪了。

慢慢地焚尸炉内沒有声响了,一切修复了宁静,大家这才留意到英群的前额早已是血肉模糊了,焚尸职工提心吊胆的把头部的骨灰盒收了起來,恭恭敬敬的将骨灰盒放进了一个小瓷瓮里,交给了英群手上,英群牢牢地怀着盛着骨灰盒的小瓷瓮,被许多人扶着,离开火化场。

返回家时,英群在村里人的协助下,再次下葬了爸爸,那一天上天一直下着雨。接连下了好几日。

    

上一篇文章 : 梦里掉了牙齿 下一篇文章 : 亡灵不安分
cache
Processed in 0.0083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