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中元节在深圳遇灵异事件,貌似我是见鬼了?

点我返回主站阅读最新火爆小说、美文!

 

2009年我还在深圳莲花山做保安人员的那时候,又是阴历的七月十四(8月26日),我们都知道这几天鬼节。


在深圳市也是有许多人信邪的,深圳市顶顶大名的“四大邪地”也全是响当当的地区,在公圆,平常夜里也是有许多人,然后今日公园里早已沒有一人了,就在晚间3点50分前后,遇上个女的把我魂都快吓出来了!


那一晚,月亮很亮,雾很薄,能够在很远的地方看见。那个女人走得很轻,但仍然有一点脚步声。但是谁能证明鬼魂没有脚步声?我为何猜疑她可能是鬼魂,有以下几个方面:


1、她走过来的方位恰好是公开圆的西门,在那边几日前刚搜寻到了一具年轻女尸。我用无线对讲机问西门门卫室有木有看见个女人走过,他回复说决对沒有。况且一个女人这一时候是深更半夜3点多,这儿始终都很阴森,在平常深更半夜3点大男人走这儿都怕,她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能在这种地方悠闲自在的散散步?


2、她只是在路上转个弯就径直向我走了过来,这在平常是决对不可能有人会走过来的,是因为这儿与其他地区相比较十分偏远,我正趴在大理石板上看手机,她走过来后立在我右边,说了一句话,“你每日都会在这值班吗?”这话的说话声第一感觉很正常,细心回味后,感覺有些异常,我说“对啊,要是你没有什么事儿请尽快离去吧,这儿夜里很凶险!”她快速的以一种无法解释的速度扒在我脸上看着我!可是我……两个人的脸间距大约在4公分前后,在明朗的月光下,和手机的灯光照明下,居然没看清楚她长什么模样!就感覺隔着一层云雾,却什么也看不清!看过一会儿以后她就又站回了原先的位置,仰头忘着天空,我也不知道她在看啥。但我明白她必须有古怪!

公园里的灵异事件-柚子云阅读

我坐了大约三十分钟,她却始终立在原地如一尊塑像般动也不动,仿佛她原本就归属于这儿一般,我更感覺这女人诡异了!因此我例行公事一般的又说了刚刚一样得话:“你还是快点回去吧。一个女孩三更半夜在这一地区多凶险呀?你不怕吗……”我差点儿把西门方位前几日死掉个女人的事儿说出来了,综合考虑此女人十分异常,有可能……因此我把到嘴上得话又咽了下去。


可是她依然像塑像那样分毫未动,对于我极贴心的话也视而不见……她越是站着不动,视而不见我就越发心中凉嗖嗖的怕!我实在是吃不消啦……从大理石板上站立起来,举起手电筒,边向寝室大门口方位边走边说:“我要去那边巡查了!你不走我可要离开了!”要说我自己那时候是边走边说,不如说是边退边说更来的合适。如若是大白天我的面色一定是煞白煞白的很惊慌!我迈了两三步转了个身拿手电筒不由自主的往远方照了一下,再转身看她时,我完全吓尿了!我的信念也近乎全垮了,她消失了!我就迈了两三步的短短的几秒时光她就消失了!我告诉自己不论遇见多恐怖的事儿都必须要保持冷静,因此我为了证明给自己看她并不是鬼,仅仅是在吓唬我跟我开玩笑,我又鼓起最后的一丝丝勇气拿手电筒在人造大理石台周围、四边任何能够藏人的地区重复照了数遍!


結果证明:我做的每件事仅仅只是在自我安慰而已,她决对是鬼!平常人决对不可能在短短的3、4秒之内悄无声息的从这儿走到十几米之外的公圆外边,我真得差点儿奔溃了!然而,毕竟,我也是成年人了,我仍然提醒自己:要冷静,没做过坏事,不要害怕鬼敲门...


渐渐的我没那麼怕了,要是她想对我不利,那时候她靠近我的那时候就能够下手了,没有必要这般胡闹。再说我又与她无怨无仇,并且我还好意劝她,我想即使是鬼,她也不会狠心去害一个善人吧?尽管想通了,可心中也在所难免有一些焦虑不安,毕竟我也是人,是人就会怕!我如今在想:要是她真得是鬼,她说话是否想试一试我能否听到和看见她?是因为她一从西门走过来我便始终直盯她那个方位看,她是否感覺我可以看见她,因此仅仅是想试一试,她或许也不曾想到我真的能够看见她,因此才惊讶的扒到我脸旁看着我?而她立在那边望着天,是再考虑是否要害我,可是我又恰巧说了那几句贴心的话,因此她又感覺我也是善人又转变了想法也说不定……(这些当然纯粹又是自我安慰)


至于她有脚步声,或许像人们所说的,人刚死还是有阳气的,因此才会有轻微脚步声?再说鬼沒有脚步声我们全人类又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证据,最多也不过是道听途说而已……


鬼节的之后几日,我还在床上睡觉,做了个怪异的梦:有2个女鬼来找我(她俩给我的第一感覺,是因为她俩能做到全人类决对没法做到的事儿),全是赤条条的祼体,长的都很美,其中一位还一口咬定与我相识。 我对她说我们不曾见过啊,她还是信誓旦旦的说与我是见过面的……我们做安保人员的实在是太辛苦、太可怜了一个一个年青小伙子沒有一位能找到女朋友的,我看见面前的这一幕就再也忍不住了了,我管她是鬼是人,赤条条的美女站你面前即使你是天空的神佛或许也无法抵御得住,因此欲火焚身,就说了句:“好,我们就认识吧……”话没讲完我便迫不急待的猛的一把紧紧抱住她……(中间省去五千六百字有余!)这就应当是人们所说的“鬼交”吧?暂且不说“鬼交”的事儿了。


我现在感覺这一长串的事儿有所关联性:这一梦中的裸女,她向我信誓旦旦的说我们见过,应当就是那一晚的女人吧,是因为西门那女孩被抛尸时又是赤条条,不是她是谁呀?




cache
Processed in 0.00383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