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死后化鬼三百年,竟为一名门佳人痴缠-第六部分

点我返回主站阅读最新火爆小说、美文!

死后化鬼三百年,竟为一名门佳人痴缠-第六部分

   我的好妹妹,结缡半载,就变成新寡。


   她全身缟素,娇媚的小美人,双眼哭的肿胀,但看不到悲伤。


   我轻轻地搂着她,我知道她看的见我的笑,因为我晓得她不会在乎。


 “妹妹切莫难过了,身体重要,那样1个人死了又有何重要,莫让老太爷夫人担忧,快不要哭了。”


 “谢谢姐姐,幸好有你在我身边,要不然……”


    我们相依着蜷曲在灵台下,不离不弃的两个女人。


    我们真真正正又一起了,她是贞节的孀妇,我就是忠实的女伴,我们工刺绣,善咏颂,陌上杏花,曲江芙蕖,总有我们玩赏的背影,我的满足,她看的到,她的欢颜,掩不住眼底的寂寥。


    炎热的夏季,草青水塘,时时处处蛙声,她闲闲的倚在金鱼池边,捋蕊成屑,多几分愁绪,却上树梢,我轻摇罗扇,“妹妹有心思呢。”


    她回过头,轻笑嫣然,“沒有阿,与姐姐一起,又为什么会不高兴。”


 “你瞒不过我的,看着你那模样,并不是外伤,确是心病呢。”


 “心病却须心药医,姐姐可晓得医我的药么?”


 “要是妹妹说的出,我都会帮你弄到的阿。”


 “药好办,但药渣却不太好解决呢。”


    药渣?


    往日一帝巡查后宮,见众妃神色怠倦,脸色没光。帝急聘御医,然多日而效微,帝怒而杀之,遂张榜而求名中医。有边疆术士,穷多月之功以疗妃之疾,渐如昔,神色媚好,袅娜多娇。帝重赏之。回转后宮,见阶前有男平卧,面色暗黄,孱弱不堪入目。帝怒问曰:“此乃何人?”医仙答曰:“小人为嫔妃服药后剩余的药渣也!”


   我们以前一块儿读过这故事呢,淡黄脆弱的纸张,草率杂乱的笔迹,她自寡言少语的父亲房内窃出,带著一点儿偷欢的愉快,翻阅这历史悠久的忌讳。


   我们相互依靠,互为妙药,抚慰另一方的寂寥相思。


   前尘往事,莫非确实只留余烬?


 “我不明白,男生究竟有什么好,引来妹妹痴情如此?”


   她不语,我执执又问:


“妹妹如何这般的执迷不悔?”


 “姐姐错了,执迷不悔的并不是我,反是姐姐你嘞。”


   我惶恐不安的仰头,看到她含笑的双眼,她如何晓得,她晓得多少。


   她的嗓音这般的宁静:“姐姐,你安心,我全都不知道的,我就是你的好妹妹。”


   她笑的这般欢悦,“姐姐,能否帮你的妹妹找药呢?”


   我想帮他找药,我有她的心,但治不上她的病。


   辛家的花苑,日暮时段,在某一秘密的角落,都会有各色各样小伙在此等待,溫柔的,狂放的,人不风流枉少年。


   溫暖清晨,有时候也会见到许多人离去,佝偻的肩部,消沉的背影,趔趄两步便颓然倒下。


   我总算能够尽情的做鬼,夜阑人静,盘桓于梁架间,俯览颠鸾倒凤,黎明时分,即屈身于小伙身上,如附骨之徂,我的报复,锋锐如刀。


cache
Processed in 0.0127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