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城里人就像产蛋鸡,狭隘的生存空间,一成不变的人生-寓言故事

点我返回主站阅读最新火爆小说、美文!

城里人就像产蛋鸡,狭隘的生存空间,一成不变的人生-寓言故事

       小舅带我们去参观他的养鸡场。


  听说过某些传言,说是肯德基的鸡翅卖得非常好,因此供货的养殖场想到了办法,让每只鸡都能長出6个翅膀。这个信息非常恐怖,之后被确认是空穴来风,但我吃鸡腿时還是免不了担忧:在新科技、添加物应有尽有的今日,生意人为了高收益,鸡要多长出俩对羽翼,也并不是烦心事吧?


  产蛋鸡和人去养殖场前,小舅却说了,他养的是产蛋鸡。


  产蛋鸡原来这般丑恶。这就是我的第一感观。他们好像是乳白色的,翎毛不洁,又瘦又小。上下两排,挤在几列细细长长铁笼里。这是请人构建的养殖场,几万来只鸡,拥堵在1个屋檐下,待在固定不动的铁架里,生产制造出恐怖的无法形容的恶臭。


  职工戴着活性炭口罩正在喂养。鸡们一面啄食,一面叽叽咕咕地示威,是嫌味道不好一成不变?邻近二只鸡时常产生斗争,相互把颈部啄得光秃秃的,不剩一根羽毛。


  小舅说,前一批产蛋鸡非常好看,也肥壮,可是生的蛋反倒比不上这一批次的好。看一下,铁架上果真陈列着许多鸡蛋,各个大而有光泽。人就是说有方法,把产蛋鸡的作用利润最大化,而产蛋鸡自身尽量忽视掉。


  可是,这种蛋有啥营养成分?产蛋鸡们从出世就呆在铁笼里,每日吃着不会改变的食物,干着一般的活儿。他们不可以溜达,不了解草坪和飞虫的味道,沒有机会结识一只雄鸡谈场恋爱,也看不见篮天和星辰。他们不能转移,否则半途病逝。从生到死,他们结识的鸡们也只有上下邻近二只,听见的只有噪声,嗅到的只是恶臭。


  过一天,下乡去玩儿。天气晴好,因此搬了把躺椅出去日光浴。正对着的,是早已出现茸茸绿树的田园。有几只鸡,正在田里啄食。为首一只大公鸡,翎毛圆润身型苍劲,时常翘首啼叫几声。背后几个老母鸡,体态轻盈鸡冠白里透红,时常扑腾两下飞了起來,相互之间追逐嬉戏。树荫下,小河边,他们悠然自得,每一只都太阳底下闪闪发亮。


  我衷心感慨:这种鸡,真是好看!边上的农村伯伯听到我这句话,笑着问,鸡就是鸡,还能有啥差别?那是因为他没见到过产蛋鸡。


  我觉得,有的城里人,生活就和产蛋鸡一般丑恶。挤在高楼的方格里,干着一蹴而就的活儿,拿着一点可怜的工资,吃着养殖厂批量生产出去的蛋和肉,人体和内心都被渐渐吞噬得麻木不仁。失去自由,自然痛楚,但他们坚持不懈留在城内。


  而农村人进了城都会感慨,城内的菜沒有菜味,肉沒有肉味,只是残余的化肥和精饲料的味儿。可是,她们依然春去秋来地去城内打工赚钱。自由,和真实可见的钱财PK,自然败北。绝大多数人都想要舍弃自由生活,在大都市蹲着、站着、挤着、推着生活。


  何时,大城市和农村沒有差别,都合适人们定居呢?何时,城里人和农村人沒有差别,都能闲云野鹤地逍遥自在 呢?


  即然不愿也不能来农村养鸡,只有暂时过着产蛋鸡的时日,还要经常提醒自己:农村这些无拘无束的鸡们,活的才是真好看。


cache
Processed in 0.0047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