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5个解决吸血鬼的方法

1、“用剑刺它!”“请记牢,你的剑务必先获得祝愿。”“你了解什么叫祝愿吗?”举办宗教仪式,在剑上创作西方人写到:“玛丽妈妈我喜欢你。”“是我一架B2轰炸机,”外国人写到。中国人写到:“江太公这里沒有忌讳。”日本的人们写到:“喝纯牛奶,长个子恶灵褪去!”印第安人写到:“长命佛,长命,长命。”2、在新加坡,解决吸血鬼难题的方式 是被封禁,它是在1000年后写的。“最好是雇一个本地的女巫。”3、“进攻圈 ...

阅读全文

门外有颗头(3)

之后想到颈脖上挂掉块玉配,那个玉配是妈妈的一个好朋友在我儿时小孩满月是給我的,我在3岁就一直戴着它,将会是那鬼怕哪个物品吧惦记着惦记着,感觉头好昏。手臂好痛,我看过一下伤口,伤口流着血,也有个门牙的印,我认为头愈来愈昏,之后不清楚是晕倒了還是睡觉了,当你醒来时的那时候,察觉去医院,爸爸妈妈守在我边上。之后妈妈跟我说,我通电话给妈妈后,妈妈立刻到工厂寻找爸爸,她们一块儿返回家,爸爸还报了警,急救车也 ...

阅读全文

门外有颗头(2)

再一想响声好像有点儿错误,不太像父亲的,我也没开门,原以为是这些窃贼或是劫匪这类的,家中又没有人,我十分担心。就想通电话到妈妈的亲戚家,但是是暂线,我更为担心了,就在这时候门口又说话了:快开门啊,我是你爹。 此次的响声像父亲的,我也开启了防撬门的小窗子。一看是父亲的那张脸(那时候一些困意,没太留意看,仅仅见到父亲的脸)我开了门,随后就调头,想来入睡,走关心起來父亲沒有帮我明日的早饭钱。我也回过头想 ...

阅读全文

门外有颗头(1)

还记得在两年前,那时候我都读中学5班级,由于家中一些穷,因此我们家就住工业厂房,是间农村平房。听一些工厂的老年人说,我们家的地区没盖房的那时候是座坟墓,之后由于盖房必须就挖了那挂坟墓,可是坟墓里是空的。沒有遗体,好像失窃过墓一样。还有的人说我们家那常常闹鬼事件,可是我不相信,搬入去住了1个半月感觉没有什么,因此就没理睬这些人说得话。一天傍晚,父亲由于要熬夜,因此傍晚不回家了睡了,妈妈约了盆友去打牌 ...

阅读全文

诈尸了

那就是98年冬季,搭小伙伴的大货车去河北省,车经过1个村子,咱们的的同学住那,恰好同学的爸爸不久病逝,一家子都披麻挂孝的忙呢。几日来车里的劳顿,我们一起没有了啥子忌讳,在同学家睡了一中午。夜里就替人家守夜。 遗体停在主房,蒙着白布横躺在土炕的门边框上。咱们天南海北不害怕这种的,就在地面摆个餐桌,和2个肇事者——-兄弟二人赵安和赵光打牌。大概夜里二点,都感觉肚子饿,要出来吃点饭。可是得留一 ...

阅读全文

农村版聊斋志异(6)

大学后有许多山,雪儿一个人没事儿就跑到这,痛哭一次,怒斥老天爷。还要毕业考试了,可学费迄今还没有交了两分,尽管教师再三宽慰不必急,大学准备让她完全免费报名参加今年高考,一向自命清高的她還是退了学,母亲要看病,小兄弟要念书…… 她报名参加县举办的招聘工人考题。公榜出来,她是全乡女人第一个。兴高采烈跑回家了,母亲仅仅淡淡笑道,摆摆手,讲过声“傻姑娘!” 他人陆续入职,除开雪儿。她寻 ...

阅读全文

农村聊斋志异(5)

    父亲从乡下回来了,跟他来的还有表姐,比青青长几岁,是母亲在乡下认得干亲。她样子不俊,却丰润,加上手脚麻利,嘴甜如蜜,一家人都很喜欢。    过了不久,哥哥离家出走。青青不明白,哥哥一向自负,虽没读什么书,却一直跟随父亲在矿工上帮忙,为何会突然离开。据说是父亲在众目睽睽下将他痛打一顿。    接着只比青青大四岁的 ...

阅读全文

农村版聊斋志异(4)

暴风雨,鸣声轰隆隆。一道凛利的电闪如陨石撞向宇宙,擘开过一堆岩层,滚出一条巨蛇,痛楚的摆动,挣脱一会儿,随后去世。 一个放羊的孩子历经此处,随手拾起有碗扣粗的一块亮亮的,黄灿灿的碎石子兴致勃勃地跑回家了。 是黄金啊!始终以出产黄金之名的小鎮一下喧嚣、烧开起來。大家不甘人后,呼叫队友,合伙人将全部山包围着,宿营结寨,昼夜繁忙,发掘。 雪儿回小鎮度完暑期,回到时经过此山, ...

阅读全文

农村版聊斋志异(3)

要念书,传说故事大学毛厕常常闹鬼事件,许多人害怕进来。 雪儿只想试一下。只可惜每一次就算是一人,除开持续刮的大风,一片空白,这让她好心寒。最终,她立在传说故事中的墙脚,踮着脚跟,用用手那片红砖头,这就是说她们讨论的乱石。当许多人上毛厕时,有一个声响从远方飘过来“需不需要纸啊?”假如他说要,就会有支手举着一张鲜红的纸从墙脚探出,怪可怕的,可惜不管香如何喊,就是说看不到。 虽然后边 ...

阅读全文

农村聊斋志异(2)

雪儿到这县城时,已经5岁。她娴雅,胆怯,不喜欢说话。成年人凑在一起闲聊,她一直睁着大眼睛静静的听。老奶奶说这一在建的小鎮之前是个荒坪,国民政府曾你在杀了许多“匪徒”,是个鬼坡。当初挖掘机在工程施工时从地底不知道翻出来是多少骷髅头,夜里天一黑,四处是孤鬼乱游。因此这县城的人天还没有黑透,很早就归乡了,由于常听走夜晚的人撞鬼一说。 老奶奶坐着正屋,每家小孩排成一圈,听得不寒而栗,却也津津乐道 ...

阅读全文
cache
Processed in 0.0042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