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这8种奇怪现象,你碰到过吗?

1、有木有过在睡觉时呼吸不畅心跳加快事实上是观念保持清醒但就是说不可以侧睡不能说话这就是俗语说的“鬼压身”2、有木有过大白天在哪儿产生过的一件小事或是看到的一种情景很脸熟似曾相识之前经历过乃至都能觉得出去后边要发生了什么。3、有木有过夜里在睡觉时自言自语或是哼唧这类的自身却不清楚。4、有木有过在晚上临入睡以前听到楼上住户相近一种刚珠落地式的响声(即便你住在屋顶)。5、有木有在晚上上楼梯的情况下听到 ...

阅读全文

我们做了同样诡异的梦境

世界上许多事儿,很诡秘,科学研究远远地匪夷所思,便有许多说白了的权威专家把这些哪些神秘现象称作哪些封建迷信,实际上许多事儿能产生,毫无疑问有它产生的缘故!我今日所应说的就是我在高校情况下和我一个很好些的盆友一同亲身经历的一个同样的梦镜。那晚,我躺在寝室的床边,从业着我每天晚上最后综艺节目——接听录音机,听着听着我也觉得了困意,我便关掉录音机,睡着了。我睡得很香很香,可是我觉得自身很保持清醒,我早已 ...

阅读全文

那晚到底是谁?

这就是我好朋友告知我的经历,事儿是發生在她过去入读的寄宿制学校。事儿發生的历经是那样的:有一次,在考题的前一天,一个正提前准备备考的学员忽然想到他把需读的教材遗留下在班里了。这该怎么办,明日还要考了。他又确实害怕一个人去,就只能恳求舍友陪他一起前去课室。忍不住一次又一次乞求,他的舍友总算免为其难地同意他。前提是请他吃一餐饭。谁也不愿在黑暗的晚上走一大段路到不远千里的课室走吧?因此她们结伴而行。当来 ...

阅读全文

去世的外婆

我外婆是在两年前过世的,走的情况下我没看到她最后一眼,我要去的情况下灵棚早已布局好啦。外婆的相片放到桌上,我下跪按风俗习惯给她烧纸钱,它是电話传来了,我小舅举起电話原先电話是我妹妹拨打的,那时候因为她在念书寄宿,怕她担心因此大伙儿都瞒着他外婆的噩耗,但是了解她就是我外婆一手带大的与我外婆的情感深刻,没看到最后一眼,老年人不清楚多缺憾,堂妹说她作梦梦见外婆离开了,我小舅喊了一声堂妹的姓名,这时候好像 ...

阅读全文

一座死城(2)

挣脱的站了起來像寝室走着,神情木讷,手脚麻木机械设备的往前走。来到寝室,觉得全身脱力一样,晕晕乎乎的睡了以往。梦中梦见王氏三兄弟脸色凶狠口中粲粲的笑着向他走过来。刚想触遇到胡周明的情况下一阵敲门把胡周明叫了起來。糊里糊涂的去门开。。。。门开看了一眼,应当就感觉全身上下好像触电事故一样。困意消除了一大半。磕巴的讲到:“二叔,叔,你,你,。。你咋来啦。那二叔张的很健壮,满脸的胡茬,谈起话来外露两行淡黄 ...

阅读全文

外婆的灵堂

我外婆是在两年前过世的,走的情况下我没看到她最后一眼,我要去的情况下灵棚早已布局好啦。外婆的相片放到桌上,我下跪按风俗习惯给她烧纸钱,它是电話传来了,我小舅举起电話原先电話是我妹妹拨打的,那时候因为她在念书寄宿,怕她担心因此大伙儿都瞒着他外婆的噩耗,但是了解她就是我外婆一手带大的与我外婆的情感深刻,没看到最后一眼,老年人不清楚多缺憾,堂妹说她作梦梦见外婆离开了,我小舅喊了一下堂妹的姓名,这时候好像 ...

阅读全文

学校里发生的三件灵异事

第一件:生态园哭声很多学校经常出现生态园,生态园白天是个悠然自得的地域,但我那里赶到晚上就会传来小孩子的哭声,非常恐怖,虽然并不是经常形成,但一形成,有个同学会看到生态园有个大约5、6岁的小朋友在哭,不清楚的全体同学想走过去,但一般刚有这一念头哪家小朋友就消散了,而哭声会慢慢地转变回笑声......很多全体同学晚上都担心经历,但一般一些处对象中的年青男人女人会选择那里处对象,真替他们忧虑啊。第二件 ...

阅读全文

学校里的恐怖事件(3)

无助姑娘小小年纪,也有许多杰出的惊人之举等着我去进行,难道说还要那样被吓坏吗?简直很不值得?越想越担心,我禁不住地拉住大姐的衣服裤子大喊起來:“你看看呀,你看看呀,那边那边!很可怕的,大姐,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大姐的怒气一不小心叫得化为乌有,也很焦虑不安地回头巡视:确实有一个人!大姐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下捏住的衣服裤子,我又吓得大喊起來。已经我觉得甩掉大姐的手,弃她独自一人逃走的情况下,哪个阴影居然 ...

阅读全文

学校里的恐怖事件

零晨2:00,锐利的手机来电铃声吓醒了咱们一宿舍人。竟然是找我。接到电話,耳机里传出生疏迫不及待的女音:“帮帮我吧!”“啥事啊?”被从好梦拖起来的我原本有点儿神智不清,忽然被吓到了。“帮帮忙吧,你一定要帮忙的,求你了,唯有你可以帮忙了”“行吧行吧,你先讲啥事行吗?”“我、我、把我锁在铁门口。你帮忙开一下门吧。”啊吆,原先是这件事情,“可也没有锁匙啊。”“我明白的,锁匙就在大婶这个木柜的正中间一个柜 ...

阅读全文

学校里的恐怖事件(2)

一回头,啊,我的天哪!??大婶不清楚何时清醒回来,此时立在我背后,用怒目瞪着我。我两腿酥麻麻,猛然不知道如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迫不得已,我只有有一说一。大婶听后后,趾高气扬的从我手上拿过锁匙,随后随身携带手电筒,睡眠松惺晃晃悠悠而脚步和一口气却出现异常坚定不移地提前准备去开关门,“要好好地骂她一两句,很晚回家,不清楚在外边做什么……”一路走一路絮叨以往。我跟在后边,心慌慌的,好像是自身做不对哪些 ...

阅读全文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47 Second.